列表详情
首页 > 专栏 > 新闻详情

冷暖变奏曲

江苏工人报数字报 2019-03-15 08:45

徐泰屏

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冬日正午,为了赶赴一位工友的婚宴,我西装革履地攀上了当时所在工厂的敞篷汽车,与十几位男女工友一起,说说笑笑地向目的地抵近而去。

站在没有遮拦的敞篷汽车车斗里,顿时觉得这灌满衣袖的飒飒之风竟是如此地大煞风景,它让人在无法回避的过程中,品尝到了寒风凛冽的刺骨之疼。就在工友们缩头藏身、极尽招架之力的时候,初上车时的无序站立,一下子变成了前后紧密依附的整齐纵队。无形之中,我和几位“傲立” 于车斗前头的“大男人”,就成了身后“拉扯者”们的“挡风之墙”。

风,毕竟是冬天的风啊……

无法控制上下牙有节奏的磕碰,浑身筛糠一般的颤栗。想那些“美丽战胜严寒” 的坊间笑话,我着实惭愧自己脱棉着单时的轻率与妄为。就在我本能地转过身子,用后背去规避那阵阵扑面而来的割肉寒风时,惊见与我对面而立的竟是厂里一位楚楚动人的新婚娘子。

说不出什么的原因和想法,我下意识地伸展了一下因畏寒而佝偻的腰身——挺起胸,作昂首状,听任呼啸的寒风像刀一样从耳边肆意刮过。毕竟我们靠得太近,当目光和目光多次近距离接触之后,新婚娘子终于忍不住问我:“听说你经常写诗,你觉得现在有诗意吗?”

游游离离地读着新婚娘子双眼中那种玩忽与戏谑的眼神,我几乎不假思索地答道:“你站在我面前就是一首绝妙好诗,人就感受到了一种激情的温暖。”我也说得很玩笑、很随心。

新婚娘子的脸面陡地有了绯红的颜色,然后满脸桃花地再次问我:“好象你一点也不冷?”

“是吗?……”我笑而不答。

在这冬日的敞篷车车斗里,我真想告诉对面而立的新婚娘子:人对寒风的抗御能力有时是很强大的,因为在我们的生活里,随处都有点燃生命热情的火把……


澳门永利娱乐场手机

澳门永利娱乐场手机